三亚图腾柱

2019-05-05 酒店小王子 未知
浏览

  图腾柱雕刻和绘画着代表家世血统常穿插着神话或历史事件的标志形象的杆或柱,建于北美洲西北海岸印第安人部落(尤其是特林基特和斯基塔该坦语系的氏族)的房屋前面。

图腾柱
  
  纵观中国五十六个民族的“图腾” 记载均有其共性:当图腾观念产生之后,人们便会根据图腾来猜想始祖的形象。由于实行图腾同体化,人人都打扮成图腾模样,但这种打扮实际上只能做到半人半兽的程度,于是,原始人便按自己的模样来拟想始祖,自己的模样既然是半人半兽,当然始祖也是半人半兽了。这样由全兽型的图腾蜕变为半人半兽型的始祖,可称为“兽的拟人化”。当代著名诗人闻一多于1942年在《从人首蛇身像谈到龙与图腾》一文中的“图腾观”,能让我们正确理解图腾的演变 。
  
  图腾柱群由十六棵图腾柱组成,布局于建筑群的中部,处于“樟江部落”的心脏位置,这是整首交响乐中最激昂最凝重的音符。十六棵图腾柱分别表现水、苗、瑶、布四个民族不同的民族历史文化,每个民族都由四棵图腾柱分别以创世、祭祀、迁徙发展、重大事件四个方面表现。每棵图腾柱又都由柱头、柱身和柱基三个部分组成 :柱头布局图腾神兽三面向上顶着古老的铜鼓。神兽身上顶着之铜鼓是四个民族共同的图腾乐器。造型上借鉴古代青铜器的特征,概括而洗练,充满“神”性。
  
  铜鼓四周布满疏密有致的太阳纹和鸟纹,极富装饰意味及神秘色彩。那高高在上的神兽是一个民族的守护神,是民族崇拜的对象,能使人产生一种博大凝重之感,能驱邪逐魔,保佑一方水土;那悦耳的鼓声是先灵久远的呼唤,人们将在它的号召下做出统一的行动,跳出同一节奏的舞步,唱出完美合拍的赞歌 。
  
  柱头身上的吊坠及神兽,铜鼓上的小配饰是为了增强图腾柱的玲珑剔透,这是民族审美特征之一。苗族以“牛”为图腾——强壮而勤劳的牛是力量与财富的象征,是苗族人生活劳作的得力帮手和好伙伴。苗族人对牛有极深厚的感情,牛在他们的生活中——家里、地里,衣饰上、银饰上,无处不在。他们把牛当成祖先图腾,在各种节日庆祝活动中,都会显示苗族人民对牛的热爱和崇拜。牛造型:取劲牛挺立式。埋头,耸背,怒眼圆睁,愤鼻,吊环,直角,浑然一体,方正的体量表现神牛强壮的身躯和无边的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