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知识 中国归化外籍足球运动员的困境与突围

2020-01-27 霸气 未知
浏览

  

足球知识 中国归化外籍足球运动员的困境与突围

  2019年8月21日,中国足协公布了备战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预赛阶段的球员名单,归化球员艾克森在列。此次艾克森的入选使其成为中国男足历史上第一位非华裔国脚。2019年9月10日晚,2022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强比赛开打,第82分钟,替补登场的韦世豪在禁区内被放倒,艾克森主罚点球命中,这是归化球员艾克森代表国足出战的首粒进球;第90分钟,艾克森接韦世豪助攻完成梅开二度。最终国足5:0完胜马尔代夫,取得世预赛开门红。

  艾克森作为首位无中国血缘的球员代表中国男足参加世预赛,该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并掀起了“中国是否需要归化外籍优秀足球运动员”的讨论热潮。足球知识

  本文认为现阶段我国需要通过归化外籍球员的方式促进国内球员的培养,加快提高国家足球队的实力;但同时也应当看到归化外籍球员所产生的消极影响,中国要在不违背《奥林匹克宪章》和《国际足联章程》的前提下,出台相关规定科学合理的开展归化工作,真正实现通过归化球员提高我国国家足球队实力的目的。

  (一)国际足联对归化球员持越来越宽容的态度,为我国归化外籍球员提供了良好的国际环境。2018年6月国际足联公布了《国际足联章程适用规则》,该《规则》第7条规定了取得新国籍的球员申请代表新国籍国足球协会参赛须满足以下条件之一:一、球员出生在该国;二、其父或其母出生在该国;三、其祖父或其祖母出生在该国;四、年满18周岁后,在该国连续生活超过5年以上。但针对第四款的规定,存在一条不成文的例外情形,即允许年满18周岁前就已经在该国连续居住5年以上的球员取得相应资格。该例外情形也就意味着国际足联对于归化球员的限制越来越松,利于归化球员更快的获得国际赛事的参赛资格。

  (二)国内体育环境的改善,为归化外籍球员提供了良好的经济条件;同时为吸引更多符合国家人才战略的外籍人员来华工作、永久居留,国家采取了更加开放自信的服务管理政策,也为我国归化球员提供了政策上的支持。足球一直以来是我国竞技体育传统劣势项目,归化球员往往具有丰富的球场经验以及灵活处理紧急状况的能力,在为国内球员传授方法经验的同时为国内球员树立榜样,激励国内球员进步,促进国家足球队综合水平的提升,改善我国足球项目目前人才短缺的现状。

  (三)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外籍优秀球员被中国归化的意愿增强。外籍球员自愿被归化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为了寻求更好的经济收益,足球知识获得更好的社会保障。足球知识目前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的收入日益增加,社会秩序和谐稳定,社会保障日益完善,人民的幸福感日益增强,再加之我国的国际地位日益提升,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大,吸引了大批外籍优秀人才定居。在中国快速发展的趋势下,外籍球员无疑可以看到自己在中国具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他们更愿意选择归化。

  (一)目前对于归化球员我国还处于探索阶段,并未出台完善的归化政策以及法律法规,这一现状不利于对归化球员的管理。虽然我国现阶段有一定数量的归化球员,但对于是否需要在申请入籍条件上给归化球员以一定的优惠政策、归化球员归化后如何进行管理以及如何让归化球员在我国有更强烈的归属感等这些急需解决的问题我国目前都尚未得到解决。

  (二)归化球员的存在,使得国内球员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一方面,为了增强国家队的实力以及提高我国在国际体育比赛中的成绩,归化球员会获得资源上倾斜性的支持,得到来自各个方面的关注,这就使得国内球员的生存和发展空间受到限制;另一方面,虽然国际性的比赛对于参赛队伍中归化球员的人数有严格的要求,但在参赛总人数一定的情况下,归化球员参赛也会限制国内球员上场的数量,这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国内球员参加国际性比赛的积极性。

  (三)不合理的归化现象将违背奥林匹克精神,破坏国际体育秩序。外籍球员为了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或者获得更高的经济利益选择进行归化,但在他们实现其目标后常会以各种理由离开。这种以追逐名利为目的的不合理归化现象,已经明显违背了“和平、友谊、进步”的奥林匹克宗旨以及“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

  要构建出让国民信服的归化球员制度就必须解决好我国“入籍难”的问题;同时为避免不合理归化现象的发生,还要解决好如何平衡归化球员与国内球员的比例、如何使得归化球员对我国具有更高的认同感、如何保障归化球员在我国的权益等问题。因此中国归化外籍球员要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突围:

  (一)在国籍制度上给予归化球员一定的宽容度,对相关法条进行细化。首先,我国《国籍法》第7条第3款“有其他正当理由的”是一项兜底条款,这将是解决归化球员“入籍难”的一个突破口。可由国务院制定《国籍法》实施条例,对该法条进行细化和解释,明确将“引进外籍优秀体育人才或急需的体育人才以提高中国相关体育项目的竞争力”作为正当理由,为归化外籍球员开绿灯。其次,对《外国人在中国永久居留审批管理办法》第6条第3款“对中国有重大、突出贡献以及国家特别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解释和细化,明确规定“能为中国做出重大、突出贡献以及国家特别需要的世界高水平运动员”可申请在中国永久居留并且申请入籍,此外参照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的《运动员技术等级标准》对世界高水平运动员的认定标准进行进一步的明确。

  (二)控制归化球员数量,平衡国内球员与归化球员的比例。首先,在参加国际体育赛事时,归化球员的数量必须符合国际足联的限制标准,在满足国际足联要求的前提下控制好归化球员的数量;其次,要控制好单场归化球员上场的人数。归化球员的目的是通过归化球员带动国内球员发展的方式提高国家体育竞争实力,而不是代替国内球员上场。国内球员也需要通过上场比赛积累经验,提高自己的竞争实力。要控制好归化球员的数量以及比赛的单场上场率,给国内球员同样的发展空间。

  (三)完善归化球员的保障机制。为了使归化球员在巨大的文化差异下更好的适应中国生活,对我国有更强烈的认同感,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归化球员的保障机制。一方面,要不断加强归化球员对中国文化的学习,使其了解中国历史和现实国情,培养他们公民意识和爱国意识,增强他们对中国的认同感,使其更好的融入中国;另一方面,完善归化球员相关福利政策,提高其社会生活保障水平,满足其对舒适的生活条件和训练环境的要求,同时给予其一定的人文关怀。

  总之,现阶段我国可以通过归化球员的方式提高国家足球队的整体实力,但这只是一条可供选择的路径而不是根本途径,因此,我国要以谨慎的态度面对归化现象,避免不合理的归化现象在我国发生。

  “业余主义原则”的十字路口——评加州《公平竞争薪酬法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